三次递交招股书 亏损不停的第四范式能否回血?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经济网 2022-09-14 09:16:59

  上市路上走走停停,第四范式IPO进程回到原点,亏损数字却未停下脚步。

  近日,北京第四范式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第四范式”)港交所IPO申请失效,于9月5日重新递交。继2021年8月、2022年3月递交的招股书依次失效后,这是第四范式第三次在港交所递表。

  2014年,曾任百度“凤巢”系统总架构师、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主任科学家的戴文渊开始创业,与妻子吴茗、AI界学者杨强共同成立了第四范式。公司定位为以平台为中心的决策型AI公司,解决企业智能化转型中面临的效率、成本、价值问题,提升企业的决策水平。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21年中国人工智能支出达到1987亿元,若按决策类AI、视觉AI、语音及语义AI以及AI机器人的分类,决策类AI支出471亿元,有望成为增长最快的类别。

  定位决策的第四范式与主打视觉的AI四小龙岔开了赛道,但殊途同归地走上“烧钱”道路。2018年至2022年上半年,第四范式累计亏损超40亿元,且亏损金额逐年增加。一级市场风光无限,IPO前融资11轮、累计超10亿美元的第四范式,也到了要借上市回血的地步,决策型AI第一的故事还能继续讲下去吗?

  资本的宠儿,融资与亏损齐头并进

  在第四范式看来,人工智能的决策克服了人类有限理性和认知偏差的局限性,能够解放和增强人类的能力。公司为客户提供两大类服务:用户自己开发人工智能应用的低/无代码平台“先知平台”;以及直接提供应用开发服务。

  2018至2021年,第四范式收入分别为1.28亿元、4.60亿元、9.42亿元、20.18亿元,2022年上半年收入10.58亿元。从收入构成来看,先知平台及产品、应用开发及其他服务两大块收入相当,各占比50%左右。

  收入连年翻倍之下,公司亏损却势头不减。报告期内(2018-2021年、2022上半年),第四范式综合亏损分别为3.72亿元、7.19亿元、7.49亿元、17.9亿元及5.83亿元,累计亏损超40亿元。

  第四范式将亏损归因于研发、营销、薪酬等支出的增长,这其中研发无疑是负荷最大项。公司研究及开发人员有1411人,占比73%。2018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研发开支分别占当年收入的151.2%、90.6%、60.0%、61.9%及52.7%,虽然比例在不断下降,仍占比颇高。

  况且公司的研发投入不一定转化成技术积累,未必进入技术积累反馈的阶段。第四范式在招股书中坦承,由于公司还在不断投入研发,未来可能会继续亏损。

  开始申请上市的2021年,第四范式账上应收款项大幅增加,从前两年的1.79亿元、2.62亿元上涨至7.78亿元,2022年仅上半年达到8.03亿元应收款,这无疑会使现金流雪上加霜。

  重压之下,第四范式和大多数AI公司一样,依靠一级市场投资者的青睐存活。自成立以来,第四范式完成了11轮融资,D轮融资高达7亿美元,总金额超10亿美元,红杉中国、创新工场等知名机构也在资方之列。公司还曾得到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大行的共同投资。

  红杉是第四范式外部股东中持股最多的,累积占比约11.7%。虽然公司官网对戴文渊的妻子吴茗介绍寥寥,但她是公司背后的重要人物,曾任百度高级投资经理,2018年起成为红杉中国投资合伙人,向团队提供科技相关领域投资建议。尽管如此,第四范式招股书中强调,吴茗不参与公司管理运营,也未对红杉第四范式做出任何决定。

  发展势头放缓,借上市回血困难重重

  坐拥五大行投资的第四范式,早期收入确实大量来自金融行业。2019年金融行业给第四范式贡献的收入占51.5%,此后比例逐年下降,到2021年已降至25.9%。2022年上半年,公司来自金融行业的收入仅占15.5%,来自能源与电力行业的收入占比增至21.7%,电信和运输行业占比也较高,均超过10%。

  收入重点行业发生转移的同时,公司客户也逐渐分散。2018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第四范式前五大客户合计收入占比分别为60.1%、40.9%、17.4%及27.0%,其中最大客户占比17.7%、20.6%、5.2%及6.9%。

  随着业务铺开,公司对大客户依赖减少,但也少见能持续合作的老客户。2019至2021年第四范式的前五大客户中,仅有两家公司出现过第二次。

  招股书中指出,第四范式与客户有两种合作方式:直签或通过第三方系统集成商。曾经的大客户,银行和金融行业公司大多选择系统集成商提供服务,以免去与供应商沟通的麻烦,在这种情况下,客户与第四范式的关系不太紧密,这或许可以解释客户为何逐渐分散。

  从收入构成也可见端倪,报告期内第四范式近一半收入来自客户购买应用开发服务,与持续使用先知平台不同,这是按项目一次性付费的业务,客户很可能没有再次购买的需求。

  因此,第四范式面临着不断开发新客户的压力,2019至2021年,公司用户总数从79名增加至245名,但2022年6月底却降至197名,其中标杆用户(财富500强或上市公司)的比例还在下降。

  客户质量下降的同时,第四范式还面临着来自外部的竞争,公司虽与AI四小龙分属不同赛道,却难以避免科技互联网大厂的挤压。经灼识咨询调查,2021年第四范式占据决策类人工智能20.5%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四家公司分别占比11.1%、7.9%、6.2%、5.8%,据招股书披露,第四范式的竞争者主要是综合型互联网公司,可能不乏大厂的身影。

  2022年5月,AI四小龙之一的云从科技在科创板上市,此前累计亏损近26亿元,拟募资37.5亿元,但最终发行时仅募得16.27亿元。同样靠资本输血撑到上市的商汤科技,2018至2022年上半年累计亏损409亿元。

  艰难上市的公司也没能解开亏损魔咒,IPO申请走走停停的第四范式,想借上市回血恐怕不易。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