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复活”了许多动画电影 但爆款何时再来?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腾讯科技 作者: 编辑:张妍 2017-11-09 09:22:50

内容提要:自从2015年10月成立彩条屋影业以来,光线在中国电影市场,就保持着每年推出至少一部国产原创动画电影、一部日本动画电影的节奏

  近段时间来,光线在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可谓是动作频出。

  11月1日,光线以及彩条屋在微博宣布,在2019年将上映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凤凰》在内的“神话三部曲”;

  11月2日,日本动画电影《烟花》确认将由彩条屋引进;

  11月3日,据广电总局最新公布的资料显示,曾陷入搁置状态又重启的《魁拔4》正式获得开拍批准,备案单位除了青青树之外,光线、彩条屋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11月6日,光线、彩条屋宣布与华强方特合作,将在2018大年初一推出动画电影《熊出没变形记》。

  再加上今年此前《大护法》《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分别通过院线及网络上映,《昨日青空》等动画电影相继放出最新消息,在中国的电影行业里,光线应该是布局动画电影项目最积极的公司了。

  光线让动画电影市场迎来发展曙光?

  自从2015年10月成立彩条屋影业以来,光线在中国电影市场,就保持着每年推出至少一部国产原创动画电影、一部日本动画电影的节奏。

  而在实际的票房表现方面,这些由光线出品或者引进的动画电影,既有《大鱼海棠》《你的名字。》这类票房超过5亿的爆款,也有《我叫哀木涕之山口山战记》《果宝特攻之水果大逃亡》、《大护法》这类票房惨淡或者险些亏本的动画电影项目,总体来说还是有起有落。

  不过相比起票房,最令人在意的还是在于那些被光线“复活”的动画电影了。

  比如2016年7月上映的《大鱼海棠》。2004年,导演梁旋将自己的一个梦做成了一部动画短片;2005年,他和张春一起创立了彼岸天,希望能够制作动画电影;2007年,彼岸天开始制作《大鱼海棠》,却在2010年因为资金问题停工……直到2013年彼岸天开始搞众筹,并引发光线的关注后,这个动画电影项目才得以继续进行。

  再比如前几天才公布将在2019年上映的《姜子牙》。2014年7月5日,一部名为《我的师傅姜子牙》的动画正式通过网络发布了预告PV,其中出现的许多中国传统元素在当时就震撼到了许多网友,预告PV的结尾甚至还出现了2016年上映的字样。然而在接下来的3年多时间里,这部动画电影却逐渐淡出了观众的视线,除了为彩条屋影业成立发布会站过台、前几天宣布将于2019年上映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存在感。

  实际上,像《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凤凰》《魁拔4》这些电影项目,它们都曾因为资金问题被迫搁置。而像《大护法》《昨日青空》这类动画电影项目,它们的创作者在创作初期由于资金限制,可能压根就没敢想有朝一日能够制作一部动画电影。

  所以当光线相继“复活”这些原本不应该存在的动画电影项目时,无论是动画制作人还是动画观众,光线在他们心中的好感度可是蹭蹭蹭往上涨的——至少在很多人看来,原创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相当长而且回报相对低,市场风险其实是非常大的,能有光线这样的大公司来支持这样的项目,自然是中国动画电影市场近些年来遇到的最好事情。

  “爆款”是目前动画电影最大的投资价值

  在电影市场,项目成本控制始终是各大电影项目所遇到的最大难题,电影公司往往也更愿意倾向选择那些有过成功经验的类型片。当年大卖12亿的《泰囧》,就曾在国内电影市场掀起了一股小成本喜剧的风潮;获得7亿票房的《致青春》,也让青春片从新回到了电影观众的视野。

  而动画电影其实也不例外。

  虽然王长田最近在大众中的人设被塑造成了动画电影的真爱粉,但他对动画电影爱的爆发似乎却是从《大圣归来》开始的。曾经在制作阶段撤资了《大圣归来》的光线,在这部动画电影票房大卖之后却火速以2000万的获得了十月文化20%的股份,这也是光线大力布局动画电影市场的开端。

  相比起过于依靠流量明星从而导致成本不断上涨的青春片,动画电影确实是目前动画电影市场最容易制造爆款的类型之一了。由于中国国内还尚未出现类似日本宫崎骏那样能够带来流量的动画名导演,加之很多原创动画电影项目在成本方面目前仍处于千万级的水平,如果宣发、排片得当,很容易制造出投资回报率超高的爆款项目。

  2016年,《大鱼海棠》《你的名字。》让光线尝到了甜头。据悉,《大鱼海棠》的成本仅有3000万人民币,而《你的名字。》的引进成本也只有1900万,然而正是这两部动画电影爆款,最终却都收获了超过5亿的票房,实乃“以小搏大”的典范。

  然而好景不长,在时间进入2017年之后,光线也进入了“水逆期”——《大闹天竺》《嫌疑人X的献身》《春娇救志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缝纫机乐队》这些光线主要参与的真人电影项目,最终的市场反应都较为平淡,其收益显然难以令人满意。

  在动画电影方面,虽然没有正面竞争对手,但在宣发期间反复强调R13、有着很多隐喻的《大护法》却并没有成为爆款,最终8760万的票房也只能说刚好保本。而像《烟花》这部动画电影之所以会被引进,其实可以视为是光线与东宝在《你的名字。》之后的合作延续,双方在该电影于日本上映前就已经展开了引进合作的相关事宜,而《烟花》在日本市场口碑、票房双双“暴死”完全是一项意外事件。

  据光线最新发布的2017Q3财报显示,虽然一直因为没押对爆款项目造成了电影业务毛利同比下降19.4%,但这仍然是光线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而这种对爆款的追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将会影响光线旗下众多动画电影的内容制作以及宣发策略。

  成也光线,败也光线

  如果你细细观察那些通过注资从而被光线“复活”的动画电影,就不难发现这些项目其实都有故事题材、观众以成人为主的小众特征。在内心“情怀”的驱使下,中国几乎每一位有志向的动画人,一直都希望能通过作品的创作实现自己内心深处的梦想,而这也就成为了除市场环境不够明朗之外,这些动画电影项目会曾经遭遇“断粮”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这些动画公司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穷——至少在没有金主爸爸资助的时候,简直是穷得叮当响。

  这也就意味着,较早布局动画电影市场的光线,完全可以用较小的代价投资这些动画公司。

  有媒体就曾经做过统计,比如出品了《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的全擎娱乐,光线就以1100万的代价占股35%;而《大护法》的制作公司好传动画,光线则以1050万换来了30%的股份;至于说曾创作了《大鱼海棠》的彼岸天,光线所占其30%的股份是用640万换来的……

  在热钱不断涌入动画电影市场的背景下,将那些票房不好、没能顺利产出爆款的公司“战略性”放弃,自然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2016年12月,因为经营理念发生的巨大分歧,光线与曾被王长田认为“中国最好的动画公司”蓝弧文化分道扬镳,虽然当时引得外界一片哗然,但光线其实却在这笔交易中获得了1000多万元的收益。

  只要动画电影最大的投资价值仍旧停留在能够产出“爆款”,那么中国的动画电影要像海外市场那样,依靠产业链的后续开发实现最终盈利就只能是纸上谈兵,蓝弧文化绝对不可能是最后一个被“战略性”放弃的动画公司。

  彩条屋总裁易巧曾对媒体表示,由于其投资的18家动画公司都还处于早期阶段,所以目前的成本都是由彩条屋承担,并没有让他们考虑盈利问题。或许是考虑到动画电影制作周期较长的问题,所以王长田也曾对媒体说:“2017年动画市场会比较低迷,但2019年会迎来国产动画电影大爆发。”

  对于这些被“复活”的动画项目以及背后公司而言,光线的介入固然是件好事,至少在近两年时间里可以专心做内容,不用过多考虑生存问题。但是随着他们创作的动画电影正式上映,这些公司也将不得不面临决定其未来是去是留的“期末考试”。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