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论坛 | 财经 | 体育 | 时尚 | 地产 | IT | 健康 | 环保 | 滨海 | 保税 | 旅游 | 天视 | 婚嫁 | 家电 | 访谈 培训 | 不良信息举报
京津冀 |民生| 好人 | 理财 | 泰达 | 文娱 | 汽车 | 家居 | 数码 | 教育 | 亲子 | 红桥 | 高新 | 电台 | 房管 | 发布系统 |二手房 天津通
  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IT浪潮 > IT业界 > 国内 正文
关键词:

中国黑客自揭黑色产业链条:做病毒一定要低调


http://www.enorth.com.cn  2007-04-02 08:25

  “熊猫烧香”余波未了,“灰鸽子”又飞进了人们的视野。

  在这个领域,互联网“险情”不断。

  ——网络世界,这个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的生态,背后无时不在发生着弱肉强食的事件,就像森林里生物链一样默默发生着变化,而外边望去却一片平静。

  商业正在改变着这个领域的生态。这个领域的生态也在改写着现实世界的商业秩序——利益的驱动,使黑客一词的含义正在悄悄地酝酿着嬗变:这些黑客们不仅创富于虚拟世界,同时也被现实的商战所利用。

  一线调查

  黑客自揭“黑色产业”链条

  关闭你电脑所有的程序(包括应用程序和操作系统内部程序),然后再联上网络,有没有发现ADSL猫的几只“绿眼睛”在不停地眨眼,电脑网线接口处的信号灯也在配合着不停地闪烁。

  如果是,你的电脑已经染上病毒,正在为别人工作——这样的电脑被黑客称之为“肉鸡”(即被黑客控制的电脑)。

  黑客控制着你的电脑并发出小小的数据包,内容可能包含着电脑中的机密,也可能指令你的电脑向其他电脑继续传播病毒。

  在中国,有上百万的网民如你一般,毫无察觉地为网络黑色产业链无偿地“贡献着力量”。

  2007年3月,被认为互联网病毒业“标志性建筑”的“灰鸽子”工作室表示,将停止研发“灰鸽子”病毒。但是由于“灰鸽子”源代码已经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灰鸽子”的余威依旧将在互联网上肆虐。在“灰鸽子”和“熊猫烧香”之后,互联网黑色资金链条并没有发生改变。

  创富链条

  “熊猫烧香”的覆灭并没有危及黑色利益链的运转。

  “做病毒一定要低调。”

  黑客肖嘲笑着“熊猫烧香”的英雄主义,“圈内都知道,设计病毒忌讳带图标,像‘熊猫烧香’那样,形成了品牌,最终只能惹火烧身。”

  黑客肖今年30岁,在程序设计领域已经堪称“大师”级的人物,被称为“造枪人”,他可以为买家们制造出各种各样病毒——偷盗账户的、捕获“肉鸡”的、发送垃圾邮件的、发送广告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前几天,黑客肖的QQ号被一位崇拜者在网上对外公布了,于是每天有几十个想购买病毒程序的下家主动来“敲门”。

  黑客肖非常谨慎,他尽量只把一个写好的程序卖给一个下家,“把枪卖得太多,传播的就越多越快,我可不能像‘熊猫烧香’那样引起民愤。”

  黑客肖有两台电脑——台式机和笔记本,在他房间的任何角落都能够上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毫无表情地倚靠在沙发上,只有在打开电脑的瞬间,狡黠的表情才回到了他的脸上。

  “我们的圈子用QQ群和地下留言板进行联系,一切都是网上交易。我从来不和‘买枪’的人见面。这样只能增加风险。”“买枪人”是黑客肖的下家,也就是购买病毒的人,通常“买枪人”会在QQ群上“招标”——“想买一匹马用来做XX”,这句黑话的解释是,“想找人设计一个木马程序。”于是有能力造枪的人便去“竞标”。

  “‘买枪人’基本买两种枪。一种是他们需要的病毒,另一种是购买某个网站的漏洞,供他们入侵。”黑客肖透露,“设计简单的病毒,一般的程序员都会做,但是收入不多。原先普通的木马病毒只卖3000元,但是买家可以拿它赚取几十万元的利润——现在有了新的合作模式,即与卖家进行分账。”

  黑客肖所说的分账,有点类似出版业的版税模式,即“买枪人”的每一笔收益都给“造枪人”提成。据了解,熊猫烧香的程序设计者,每天入账收入近1万元。

  “这还不是最赚钱的,真正赚钱的是卖网站漏洞。这可不是一般程序员能做的,只有掌握了高超技艺的人才能在大企业的网站中找到漏洞。”黑客肖有些得意,“由于找漏洞多数是企业之间利用这些设计漏洞进行攻击,所以一个漏洞可以卖到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

  不仅如此,黑客还会被要求设计病毒的升级程序以及反杀毒程序。

  产业链已具团伙性质

  “现在每台‘肉鸡’一周的租金只要7美分。”

  “不,中国只要9分,而且是人民币。”

  在一个内部会议中,公安部网监司的一位处长正与一家网络机房工程师对话。面对时价,该处长哑口无言。1万台“肉鸡”可以发送450万个数据包,占用4.5G的带宽,能够让绝大多数网站处于瘫痪的状态。这些“肉鸡”组成了一个中等的僵尸网络。

  据中国互联网安全的最高机构——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以下简称CNCERT/CC)的监测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中,有5个僵尸网络操控的“肉鸡”规模超过10万台,个别僵尸网络能达到30万台的规模。这些僵尸网络可以被租借、买卖,黑客们每年可以有上百万元的收入。

  2006年末至2007年初,类似僵尸网络这样的互联网安全事件,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CNCERT/CC接到的报警数量超过日常的两倍。

  在网络病毒被制造者卖出之后,病毒的旅行才刚刚开始。

  “以一个盗窃虚拟财产的病毒为例,买枪的人拿到程序后,通常会雇佣一个僵尸网络来传播病毒。传播出去的病毒可以偷窃用户的网络游戏的游戏币,以及可以偷盗游戏中的武器,把偷盗的序列号发回到指定的信箱中。”黑客肖说。

  “僵尸网络是传播病毒的核心,但是也有比较简单的传播病毒的方法。”黑客肖笑了笑,“你早上起床,来到一个网吧,把网吧中的30台机器都染上病毒,然后你就可以回家等着收钱了。因为,来网吧的人基本都是聊天和打游戏的,无论是盗取Q币还是游戏币都可以获益。”

  这时,每台中毒的计算机、程序设计者或者是僵尸网络的持有者,都可以拿到五分到五角之间不等的收益。

  黑色产业链发展到这一阶段,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分工,“一个团伙通常有十几个人,有人负责传播病毒,有人负责卖偷盗来的虚拟货币,有人负责洗钱。”

  “对虚拟货币的洗钱方式,通常是团伙内的人,在一个网络游戏上开设许多账号,比如偷来网络游戏中的一件武器,在这些账号上被多次转移后,再卖出。游戏公司也没有办法,因为不知道哪些账号是真的游戏玩家,哪些是买卖的人。”黑客肖说。

  其他偷盗来的虚拟货币则会以批发价向下一级代理出售。

  此外,黑客们设计的其他木马程序还会被刻成光盘,批量生产,进行销售。根据“独家性”和“功能性”,价格可能几十元,也可能上千元。

  还有一些黑客组织可以提供恶意广告插件的服务,使用户的电脑弹出特定的窗口。据透露,弹出窗口每千次的售价是12元,而国内目前至少有50家恶意广告代理商,据CNCERT/CC保守估计,年产值能够达到1.08亿元。

  2006年2月,公安部门抓获黑客组织“玫瑰骑士”,他们既攻击网站又代理广告,抓获时,其流动资金已达上千万元。

  在2006年的最后一天,公安部还抓获了一家专门进行网络敲诈的传媒公司,公司内部的几个人专门从事“拒绝服务攻击”,让用户无法登录相关网站,并向网站勒索钱财。他们最先只是花2000元购买了一个攻击傀儡僵尸的软件,随后向十多家网站发起攻击,其中3家网站在很短时间内便上交了3000元的保护费。

  侵蚀现实商业

  “想买到我的终端产品很容易。”黑客肖认为黑色产业链到了这一阶段,已经半公开或者全公开了,“通常处于下游的零售商会雇人在网站上叫卖。一天可以有几千或者数万元的收入进账。”

  “或者你在中关村大街上,向那些办假证的人问,卖不卖木马,多数不会落空。因为黑色产业链的终端已经与其他IT产品的终端进行了融合。”黑客肖说,“专业出售IT产品的柜台上,也可以购买到这些产品,有时,真的产品和偷盗来的产品会被掺在一起出售。”

  “盗卖虚拟货币的,通常在网上叫卖,不过最多的是与网吧老板联合。如果你在玩游戏时想买一件武器,只要一伸手,向网吧老板购买即可。”

  “至于利润可想而知,圈内有一个典型故事,当网络游戏的研发者还在艰苦创业的时候,偷盗游戏币的人已经开上跑车、买别墅了。”黑客肖回忆道。

  此外,攻击网站也是黑色产业链最终盈利的方式之一。一位曾经遭遇过网络黑客勒索的(网站)“站长”描述了与黑客“面谈”的情景。“在企业受到攻击后,我们和黑客只在QQ上简单沟通了一下,并相约在公司会面。就在公司的会议室内,黑客的谈判代表与我们面对面地谈判,他们开价5万元。”“站长”觉得当时情景很无奈也很滑稽,“我们开始讨价还价,最后谈定3万元,他们收到钱后,解除了对网站的攻击。”

  黑客肖有时也会对目前黑色产业链蓬勃发展的局面担忧,“中国的互联网道德正面临着崩溃的局面。”

  “国外的黑客还猖獗不到中国黑客这样——写病毒,还写反杀毒程序;中国存在大量的实体病毒,而国外黑客只是写一些病毒样本,不会去真实写病毒。最可笑的是,中国的病毒可以公开叫卖,这在国外是绝对不可能的。”

  2007年3月,“灰鸽子”事件的主角——灰鸽子工作室发表声明,表示将停止研发“灰鸽子”,并随后关闭了自己的网站。

  虽然“灰鸽子”已经停止研发,但是根据安天样本捕获体系上报的数据表明,木马、后门、蠕虫、间谍软件等恶意代码的产生数量依然呈上升趋势,而“灰鸽子”只是这些恶意代码中的一小部分,因此“灰鸽子”工作室的关闭并不会对恶意程序产生的大环境造成影响。因此恶意代码的防治工作还任重而道远,网民的网络安全意识依然要提高。

  2007年 1月,一家提供在线服务网站同样遭到了类似的攻击,由于还没有出现有效的防御办法,该网站只能被动地在全国多个地方加载服务器,每两个小时,换一个地方,并为此耗费巨资增加服务器。

  “原先在互联网上创业只要十几万元,现在没有上百万元,你别来玩!”该网站“站长”阿康正在与投资方谈判,他已经明显感到虚拟世界对现实商业环境的影响。

  访谈

  决策层感觉不到互联网立法的紧迫性

  访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陈明奇博士

  《中国经营报》:“熊猫烧香”等病毒的泛滥,已经让我们意识到,黑色产业对现实商业环境产生的影响,你认为黑色产业链与现实商业社会的关系正在朝着何种趋势发展?

  陈明奇:互联网黑色产业链的存在正在摧毁大众对网络经济的信任,尤其是对网上银行等网络业务的信任。同时,相关的商业网站为了运行安全性,需要加大对网络安全的投入,这些将严重阻碍网络对商业领域的渗透。此外,更严重的是,互联网黑色产业链的存在,正在对青年的价值观产生着影响。互联网黑色产业链的暴利足以引诱青年人向其投靠,形成强有力的人才竞争。这些都将不可避免地对现实商业社会产生影响。

  《中国经营报》:中国刑法对互联网犯罪缺少明确、严格的规定,致使黑色产业链受害者成为新弱势群体,我们应该怎样加强在这一领域的立法?

  陈明奇:对待互联网犯罪,我们通常依据《刑法》第285、286、287条给予定罪。实际上,这3条应用起来非常困难。首先,在互联网上取证非常困难,因为多数攻击是病毒侵占了他人电脑,在机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动的,所以很难抓住元凶。其次,《刑法》规定的“重大经济损失”在互联网上很难认定。比如一个网站遭到攻击,用户无法登录,网站的广告流量受到影响,投资者暂停投资,这很难确定在某一个金钱范围内,但是对受害者影响却非常大。利用《刑法》第285、286、287条的漏洞,黑客们可以逃避惩罚、逍遥法外。

  欧洲的许多国家正在面临着与中国类似的互联网立法问题。德国的经验是,设立《个人数据保护法》,来防止黑客对个人电脑的入侵,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威慑作用。中国需要注意现有各种法律法规与互联网现实的衔接,加强有关的司法解释,采取措施落实有关法律规定。

  《中国经营报》:针对互联网犯罪,你认为国家应建立一个怎样的协调监管、快速反应机制?

  陈明奇:一个假冒银行网站的存在可能只有一两天,但是对假网站执法则需要半个月的审批流程,这显然是无效的防御。

  目前,我国的互联网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监察或者说管理机构,各个部门都是从各自角度,开展对互联网的管理,相互之间的协调机制远远落后于互联网的发展,应该完善有关的协调机制。同时,要对互联网犯罪转变观念,像欧洲国家一样,建立针对互联网犯罪的快速程序,才能使危害在发生恶劣后果之前,得以制止。

  《中国经营报》:管理层面对互联网安全认识是否存在误区?

  陈明奇:对于管理层来讲,互联网安全问题是一个隐性问题。根源在于掌握决策制定权的领导很少上网,感觉不到互联网立法的紧迫度。而大型企业有资金对安全进行大额投入,但真正能够感受到黑色产业链危害的是网民和中小企业,他们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弱势群体,同样需要救助。救助的方式可以多样,例如对符合救助标准的中小企业提供免费的网络黑名单,甚至赠送软件,限制对特殊网站的访问。现在,国家对这一问题的资金、人员投入还十分不足。本报记者索寒雪采访整理

  透视

  网络上各色人等为了利益充当着黑色链条上的不同角色

  黑客道德底线在溃败

  互联网,这个迄今为止最为人类值得骄傲的发明,正在悄悄沦丧。

  利益越来越浓,道德被抛在脑后,传统约束机制的缺失,使这个虚拟世界越来越疯狂起来。

  80%-90%联网电脑都是或者曾经是被控制的机器

  “网络实质是少数人说了算,极少数人控制着普通大众,指挥着绝大多数弱势群体。” 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荆继武认为。

  业内资深专家估计,有80%~90%联网电脑都是或者曾经是被控制的机器,而且这其中大部分人几乎没有什么察觉。有人可能因为别的问题格式化电脑而使机器重新获得“自由”,但接着又会成为另一个黑客的“奴隶”。因为大多数帮助黑客捕获“奴隶”的木马程序根本不会使电脑表现出任何症状,普通用户也就无从发现。

  在荆继武眼里,微软和英特尔已经将电脑性能打造得如大海般深厚,而网络攻击者则像针一样潜伏在深海里。“以前在386上,潜伏一个木马程序是不容易的,会因占用大部分资源而被发现,但现在对黑客来说太简单了,往你的机器里埋伏五个木马,你一点感觉没有,因为现在CPU如此强劲,微软的操作系统又是如此复杂。”荆继武说。

  专业网络安全公司绿盟科技的黑洞产品市场经理韩永刚承认,黑客统治下的网络世界,普通网民沦为新弱势群体的现象愈演愈烈,整个大众的安全意识没有明显提高,会有更多用户机器上的漏洞被利用,而成为“奴隶”。

  国家有关部门上演网络版“无间道”

  2000年的某一天,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收到一封来自加拿大的邮件,邮件的发件人是加拿大的一个网管,他举报中国境内某IP地址的计算机一直向他们发起攻击,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根据信中IP地址很快查到了发起攻击的机器——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台Linux服务器,这着实让实验室工作人员吃了一惊,“我们没干啊。”

  事实上,类似上面的这种攻击对于互联网上很多网站来说是家常便饭。“每天都有,只是大小的问题。” 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的一位专家说。

  在韩永刚的生活中,时常有这样的片段:半夜一两点钟,睡得正香时,突然电话响起,客户网络遭到了攻击,而且攻击流量很大,他就必须立即赶过去处理情况。

  攻击的发起者甚至不需具备任何电脑知识,只要有一个必备条件——钞票。因为以往为技术高手专利的黑客行为,早已在网络泛滥的时代商业化,网络上各色人等为了利益充当着攻击链条上的不同角色,没有了现实社会中道德束缚的虚拟世界,虚拟公民们的行为越来越肆无忌惮。

  黑客攻击服务甚至在网络上公开出售,按照攻击机器台数标价,如果需要5000台机器的攻击,租用一次则要5000元,这5000台机器早已被种下木马,全部听黑客指令行事,交钱后随时可以发动攻击。“被控制的机器五花八门,甚至还包括很多各部委的机器。”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韩永刚的日常工作中,几乎每天都要与数百兆的攻击流量斗法,“政府机关、运营商、企业用户所遇到的攻击频繁发生。”而作为黑洞产品经理,其任务就是将攻击流量吸收到“黑洞”里,经过处理将攻击包过滤掉,再将正常的数据包送达目的地,但他也承认分辨这两种数据包难度不小。

  为了摸清已经事实存在的黑客产业链,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甚至还上演了网络版无间道,与专业的卧底公司合作,派他们购买黑客攻击服务,与黑客商业组织建立联系,慢慢打入这个产业链内部后,调查其中的内幕。

  商业让黑客攻击动力越来越大

  自2006年底开始,大规模的网络攻击越来越多,攻击表现出的商业目的越来越明显。

  以前的黑客事件大多数是想显示自己的能力,攻击规模也较小,但现在经济利益越来越多地掺杂进来,当有经济利益摆在那时,发动攻击的动力也就越来越大,直至发展为一个完整的商业链条。

  在韩永刚看来,网络上的经济利益越来越大,将推动网络世界变得和现实社会一样,绘成另一幅活生生的人生百态图,这里必然存在有打手、流氓和黑社会。

  早期接触网络的人们恐怕都还记得,最早的黑客很注重自己的声誉,一般不做过多的破坏。但网络上的利益变得非常诱人后,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所谓高手为了获取利益而专门编写攻击代码。

  一位曾经从事过黑客攻击的匿名人士坦言,网络早已褪去最初信息共享平台的外衣,它所承载的利益越来越大后,有利可图、不择手段的事情就会有人去干。正如现实社会一般,商战中不可避免地要出现非正当竞争手段。“有很多人希望暴富,在这里人们不用遵守现实世界的规则,出现商业目的攻击事件就不足为奇。”

  网络社会,这个与现实联系越来越紧密的虚拟世界,似乎正在进入黑暗的中世纪,各类角色的道德底线在利益诱惑下不断溃败。

  背景

  黑客嬗变

  上世纪70年代,黑客(Hacker)几乎还是一个褒义词,专指那些尽力挖掘计算机程序最大潜力的电脑精英。而英文单词Hack(劈砍)意即为干一件非常漂亮的工作。

  进入80年代,黑客已经演变为计算机侵入者的代名词。这一阶段,有一个名字不能不提——米特尼克,他在15岁时闯入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并且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

  此后,米特尼克不断制造着“光辉战绩”,直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在全国范围内对其进行通缉时,他还设法控制了加州的一个电话系统,以窃听追踪他的警察行踪。

  “巡游五角大楼,登录克里姆林宫,进出全球所有计算机系统,摧垮全球金融秩序和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进攻,我们才是世界的主宰。”这是米特尼克曾经的豪言壮语。

  进入21世纪后,黑客行为逐渐与经济利益联系紧密起来,在各种商业链条中,其身影若隐若现。

  利益的驱动,使黑客一词的含义正在悄悄地酝酿着嬗变,除了电脑编程高手外,营销、物流、心理方面的专业人才不断涌向黑客产业链。这种复杂的人员结构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威胁,恐怕远比单一的技术人员统领黑客天下的时代要大得多。

编辑 赵海涛
[进入IT论坛]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北方网精彩内容推荐
无标题文档
天津民生资讯
天气交通 天津福彩 每月影讯 二手市场
空气质量 天津股票 广播节目 二手房源
失物招领 股市大擂台 天视节目 每日房价
热点专题
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和谐之旅 迎奥运 讲文明 树新风
解放思想 干事创业 科学发展 同在一方热土 共建美好家园
2008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 《今日股市观察》视频
北方网网络相声频道在线收听 2008高考招生简章 复习冲刺
天津自然博物馆馆藏精品展示 2008年天津中考问题解答
带你了解08春夏服饰流行趋势 完美塑身 舞动肚皮舞(视频)
C-NCAP碰撞试验—雪佛兰景程 特殊时期善待自己 孕期检查
热点新闻排行 财经 体育 娱乐 汽车 IT 时尚 健康 教育

Copyright (C) 2000-201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